Louxe

摸了個(裝作是)情頭,拉亞斯特應該沒有耳朵...吧?

我終於把密碼想起來了!(老年人記性

之後還是慢慢把坑填一下吧Orz劇情我自己都忘了所以可能會有各種bug

仙宮的女神基,第二張厚塗,不過算是第一張認認真真在練習厚塗(為了可愛的loki!
畫不出基妹百分之一的可愛(;´༎ຶД༎ຶ`)他是天使!!!
p2:和諧掉錘哥的版本hhhhh

人生第一張厚塗(瞎塗
渣本子畫了一個多小時就開始卡成ppt(開著遊戲和視頻畫,活該哦),所以博龍是瞎糊出來的(反正我喜歡的是摸摸~(??

[Warframe]Oberon X Nekros 日常3 單獨任務

鴿了這麼久,非常抱歉。。。
一開始就想寫被Ordis扔出去回不來這樣的劇情,不知道該怎麼開始,不過這幾天群裡的Ordis各種罷工,我覺得是時候了!




在那之後Nekros就沒在任務裡遇見過Oberon了,幾乎除了生存任務需要外,都沒有什麼時候會有人來找Nekros,他自己也樂得清閒,就在船上隨便逛著,聽聽Ordis讚美自家指揮官的光榮戰績。
這個時候大多數Warframe都出去了,船上很安靜,有時候會有一隻Titania養的庫娃跑過。
“像是養老生活一樣”Ordis突然吐槽了一句
Nekros覺得這個形容有點好笑“養老?你從哪學來的新詞?”
“希圖斯居民沿襲古地球人的習慣,在老年期會養生,比如改善飲食,和伴侶一起散步?抱歉,Ordis並沒有足夠這方面的信息”
伴侶?突然想到Oberon之前說的話,保護什麼的...雖然不想承認,但是Nekros其實有點期待“我都在想些什麼啊?!”如果Warframe有皮膚的話,他的臉一定紅了,想要掩飾自己難堪的Nekros不自覺加快了腳步,但是整個頭部都燙的不行,一定是因為單打獨鬥太久了,所以才會奢望隊友的保護...Nekros這樣安慰自己。(騙自己hhhhhh)

Nekros打算自己找個任務做,這麼久以來幾乎都沒有痛痛快快的輸出過,正好有一個在海王星的警報沒人去,他給Ordis交代了一下就出發了。
海王星相比廢塔那潮濕又充滿腐蝕氣體的空氣來說,極低的溫度和濕度讓Nekros一下有點不適應,這裡也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建築,所謂的室內也只不過是冰窟窿裡面,那些融化的冰水讓他幾乎快感覺不到自己的腳了,一邊朝著任務目標趕過去一邊抱怨著“難怪沒人來,除了Frost誰受得了這環境”,現在他只希望快點完成任務回去。
離目標還有300多米的時候突然出現很多敵人,包括一隻麻煩的金鎏恐鳥,Nekros躲在隔間裡觀察著還有沒有別的路可以過去,這時候突然傳來登陸艇劃過的聲音,前面不遠處空地降下來一個Warframe,Nekros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,“Oberon?你怎麼來了?”
“Loki說你需要幫助”
已經被Loki戲弄過好幾次的Nekros表示到“Loki的話你也信?”
“可是你現在看上去確實需要幫助”
沒錯,Nekros並沒有帶掠奪,能量也已經見底了,而且盲目自信的沒有帶任何補給品,不得不說,Oberon出現的真是很及時,然而他這高調的登場在第一時間就引起了敵人的注意。
沒等Nekros開口,Oberon就衝上去把敵人都解決掉了。
看著這個“莽撞”的聖騎士毫不吝嗇自己能量消耗,Nekros問道“你帶能量恢復裝置了麼?”
“沒有”
“你剛剛只用過一次懲戒清算,能耗明顯跟不上”
“上一個任務有Trinity,我就沒帶恢復裝置”
“Trinity不是說她不學醫了麼?”
“她覺得她在“戰力最強”呆太久了,體驗了足夠寂寞的無敵... ...之後任務回來就遇到Loki,然後我就在這兒了”
“... ...”Nekros突然有點想揍Loki,上一次騙他NYX能夠讀心的帳還沒算,那導致Nekros很長一段時間遇到NYX都有點不自在,特別是上一次和Oberon組隊任務回來後。
“目標不遠了,快點做完回去吧,否則你會受傷的”Oberon指了指Nekros的腿,因為溫度太低,整個小腿部分的外部護甲已經出現明顯破損,這導致他的移動速度快不起來,每一次大幅度跳躍都會疼,不過Nekros可沒他看上去那麼脆弱,說著“走吧”,拿起彈藥不是太多的武器後就朝著目標跑去。

捕獲目標拿著冷凍光束步槍,儘管Nekros已經冷到麻木了,看到目標手上拿著的武器的時候還是覺得頭疼,他和Oberon都沒有能量,只能在合適的距離用槍攻擊目標,同時盡量不被擊中,僅僅一槍就能讓Nekros全身的外甲報廢,雖然不會像生物那麼脆弱,但也承受不了接下來戰鬥的強度,他可不想被認為是需要保護的弱者。
過長的戰鬥時間讓敵人又集結了起來,如果不快點解決掉,會越來越麻煩的。
消耗掉目標足夠多的護盾後,Oberon盡然直接走到掩體外,抬槍,開鏡,瞄準,射擊瞬間完成,沒有給目標一點回盾的機會,但是這種暴露自己的打法也讓Oberon吃了不少子彈。Nekros在目標倒地,Oberon手都還沒放下來的時候就一把把他拽了回來“你這樣太危險了!”
Oberon好像並不在意身上的傷“如果不快點完成任務,敵人會越來越多,那樣更危險,我可不希望讓你處於那種境地”
現在Oberon最後一點能量也用來治療了兩人身上的部分傷口,Nekros看著已經空彈夾的步槍,他很清楚再待下去會有多危險“我的能量只夠一次驚駭,我先去,然後你在他們到處逃竄的時候把目標捕獲了我們就走”
“好,我先掩護你”Oberon換上最後一夾彈藥,側身對著最近的幾個敵人開始射擊,Nekros忍著腿部強烈的不適,跳到了目標旁邊,落地的一下衝擊幾乎快把他疼暈了,但還是迅速的釋放了驚駭,Oberon在Nekros剛抬手的時候就往他那趕,極快的捕獲到目標後,他也不管Nekros要說什麼,直接把人抱起來就往撤離點跑去,Nekros剛剛從疼痛的眩暈中緩過來就覺得眼前一轉,“你幹嘛?放我下去!”
“你的腿,不能再受傷了”難得不是溫和的語氣,而是有點...著急?是在擔心麼?
Nekros本來以為Oberon只是嫌他太慢會礙事,沒想到居然只是不想他再受傷,就像Oberon說過的“我會保護你”
習慣了單打獨鬥的Nekros簡直受寵若驚,但是不管是Oberon讓人放鬆的療愈脈動,還是他散發著的自然的舒適氣息,都讓Nekros覺得想要貪戀,現在他心裡最空是那塊安全感也被塞的滿滿當當;突然異常滿足的心裡狀態讓Nekros忍不住的想,如果習慣如此,還能否再習慣曾經一直為伴的孤獨?
Oberon察覺到了Nekros握住他手臂的雙手有些微微顫抖,是太冷了麼?那要再快點才行,再快一點。
在一群群敵人的圍堵下,二人終於到了撤離點。
“真是狼狽啊”Nekros調笑到,然而Oberon並沒回答他什麼,Nekros覺得有點不對,便問道“怎麼了?”
Oberon說出了自己的疑問“我們已經到達撤離點有段時間了,為什麼還看不到登陸艇?”
這麼一說,平時登陸艇都會挺在撤離點旁邊,今天周圍沒有一點出現過登陸艇的痕跡。
“Ordis,你能聽到我的聲音嗎?”
“Ordis?... ...”

你出门只带震地???

好好拍照?不存在的,乖乖張開你的雙腿~~

[Warframe]Oberon X Nekros 日常2 第二天

沒錯,我就是懶得取名字了(•̀ω•́)✧
無形撩人,最為致命,順便吐槽一下生存車超催眠,和朋友腦洞出了嗆奶(什麼操作?),可能之後會有23333



Nova打算去天王星找點碲,來請Nekros幫忙。
和Trinity一起降落到平台后,Trinity表示學醫救不了Warframe,她要打一萬個,於是Nova又叫來了Oberon。
Oberon禮貌的和大家打了招呼,沒有意料之中和Harrow一樣冷淡,令Nekros意外的是,這個愛把隊友護在身後的聖騎士看上去並不像Rhino那麼強壯,頭上的角看上去有點像一種叫做鹿的地球古生物,總的來說,讓人很有安全感?Nekros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......
任務過程很輕鬆,在Nova的幫助下,Trinity很快就蹦蹦跳跳的解決掉了一大堆敵人,Oberon一刻不停的治療著隊友,儘管沒誰受了多大的傷,溫和的能量從身上緩緩拂過,舒服的讓人想睡覺;所有尸體都在Nekros的周圍快速腐爛掉,有的就這麼化成了一攤廢土,也有部分轉化成了各種資源;褻瀆,正如它的名字一樣,藐視死亡,Oberon心情複雜的看著那些敵人的“尸體”,如果不是由死亡孕育出的Warframe,要經歷什麼,才會得到如此可怕的能力?他無法想象Nekros在廢塔經歷了什麼,那纖細的四肢真的承受得了那麼多infestation的攻擊麼,Oberon默默地想著,至少現在他不是一個人了,“我不會再讓你受一點傷”“什麼?”Oberon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把想的說出來,Nekros更是詫異這個聖騎士突然小聲的嘟囔了句什麼,Oberon也不打算為自己狡辯,乾脆直接全部說了出來“或許你以前受過不少苦,但是現在你不再是孤獨的了,我會保護你的”這下Nekros徹底懵了,他在說什麼?是因為自己一直沒有表現出戰鬥力所以覺得自己是很需要保護的嗎?還是...其他什麼原因?Nekros突然覺得有點缺氧,雖然Warframe並不需要氧氣,他需要做點其他事情來讓自己別再去考慮Oberon這奇怪的發言,不過褻瀆的速度明顯慢了不少,他甚至忘了自己都沒有回應Oberon,就這麼把他晾在了一邊;Trinity雖然在挺遠的地方解決敵人,但是對身後隊友發生的事倒是清清楚楚,她心裡覺得很有趣又有點好笑,難怪Titania盯Oberon這麼緊呀,看來得提醒一下這個耿直的聖騎士了。
直到回到了飛船上,Nekros也沒有再和Oberon說一句話,Oberon問Trinity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,只得到一句“你想的太少,他想的太多”而已。

[Warframe]Oberon X Nekros 日常1 第一天

主Oberon X Nekros,當然也會有各種奇奇怪怪的cp夾雜在裡面23333
日常向純甜,主要就是悶騷摸進化成明騷摸的過程,應該不會太長。

PS:第一次寫文,文筆不好Bug不少請見諒2333



“Nekros 你好,我是 NYX,歡迎加入我們”
出來迎接的是一位優雅的女性warframe,溫柔又適當,不會過於熱情的語調讓本不太愛和人打交道的Nekros也覺得願意和她交流。
“謝謝”
儘管如此,Nekros也不打算多說些什麼,和NYX對視的時候總覺得像是被看透了一樣,這讓Nekros有點不太自在。
帶著Nekros來到他的休息區,稍微介紹了一下後,NYX便走了,聽說好像是Nezha被人騷擾,然後把人打了,其實傷的並不重,但Atlas知道後又去把人一拳打到差點瀕死... ...
真是一群怪人,Nekros開始擔心以後相處起來會不會有點困難。
“嗨~新來的,你要當心NYX哦~她能夠看到你內心最深的恐懼”突然顯形的Loki從墻邊走了過來。
“???你剛才一直在這兒?”
“沒錯,聽說有新的warframe來了,我就來看看啦,然後給我們的新朋友一個善意的提醒”沒等Nekros回應,Loki已經又嬉笑著消失了,自說自話的聲音聽上去是走遠了“如果你有看到蟲子,別擔心哦,那是Nidus和Inaros養的寵物,不咬自己人的,還有,雖然Oberon的治療脈衝很舒服,但是別太過貪戀了,小蝴蝶會生氣的哈哈~”
蟲子?蝴蝶?這裡是地球麼?看來需要花很長時間來熟悉這些夥伴呀,Nekros想到,不過...治療脈衝麼?作為死亡的主宰怎麼可能會喜歡那種東西,治療的話,只需要從敵人身上吸取生命來治療自己就好了,雖然這麼想,Nekros還是對這個擅長吸引小動物的聖騎士起了好奇心。
儘管大家都很高興Nekros能夠加入,但是Harrow卻不怎麼喜歡他,僅僅是因為一直縈繞在Nekros周圍的死亡氣息,“畢竟是“聖職者”吧?”Nekros調侃到,“你缺乏最純淨的來源於自然的生命力”Harrow提出了自己的忠告後,便和Frost、Chroma還有Banshee出任務去了。





今天Titania又抱著剛養的庫娃來找她親愛的“哥哥”了,雖然並不是實質意義上的兄妹,不過同為來自自然的精靈,她和那些野生、從未被馴養的生靈一樣,喜歡Oberon散發出來的氣息。
她在地球醒來的時候,第一個見到的是Limbo,剛站起來,就被Limbo放逐了,將她和危險徹底的隔開,儘管在不同的位面,Titania還是察覺到了空氣中那絲與眾不同的氣息,好像很熟悉,但相比記憶中的溫柔,更多了些凌厲;在洞口處,Titania看到了他,以一人之力將所有危險都阻擋在外面,用最溫和的能量來撫平隊友的傷痕,把所有鋒芒都朝向敵人,騎士般堅毅的存在,“Oberon,走了!”Limbo帶著Titania跑向Oberon,這位聖騎士顯然很信任自己的隊友,頭也沒回的便衝向那些企圖阻止他們撤退的敵人,他知道在Limbo的保護下,這個剛甦醒的warframe非常安全,但是他不允許有一丁點危險出現在隊友周圍,這對於在冰冷的時間長河中沉睡了太久的Titania來說,是比太陽還溫暖的感覺,讓她下意識的想要接近。
Titania知道今天有一個新的warframe要來,是主宰死亡的warframe,她不喜歡那種感覺,所以早早的就去找Oberon了,雖然有點好奇Loki口中看上去比自己還瘦的男性warframe會是什麼樣子,但是抱著庫娃踡在哥哥身邊的感覺實在太好了,以至於Banshee來找Oberon出任務,還沒等Oberon開口,Titania就拒絕了,Banshee也沒說什麼,便由了她,大家都很寵愛Titania,沒誰會拒絕這隻可愛的小蝴蝶。
“這是你養的第幾只庫娃了?”Oberon無奈的看著和以前不一樣的這隻小動物,Titania一把抱起了剛出生不久的庫娃,興奮的介紹到“第二十一只啦~哥哥你看,它的尾巴像我的翅膀一樣哦!”Titania自從來到這裡,就一直是大家的開心果,她養的庫娃都是因為有基因缺陷所以被拋棄掉的原生種,雖然攻擊性很強,但是和所有的野生動物一樣,都非常粘Oberon。
Oberon知道Titania為什麼今天會一早就賴在這裡不走,因為那個新來的warframe;在廢塔的深處,從無數變異的infestation中走了出來,卻毫發無損,那些倒下的infestation沒有像常見的那樣很快消融掉,而是毫無生氣的站了起來,為這個warframe而戰,行尸走肉一樣,然後獻上自己最後一點生命力,連靈魂都被消耗殆盡。也難怪Titania會有點反應過度,其實Nekros剛到,Oberon就感受到了空氣中那點不一樣的氣息,有點沉悶,卻不像是死亡帶來的那種壓抑。
剛才Loki來過了,他說Nekros看上去比Titania還要瘦弱,Oberon比較關心的是Loki的惡作劇,希望不要太過分,其實他自己也沒發現,他那對於小動物的保護慾已經讓他把“瘦弱的”Nekros分類到和Titania一樣的需要時時刻刻盯著那種了。

已經過了大半個月了才想起來這張圖忘了丟。
Oberon X Nekors
突然壞掉的聖騎士
現在看來很後悔虐了摸,心疼(ಥ_ಥ)